• 都市之璀璨人生

    房间内,闫欣在给孩子喂奶,丝毫没发现门外的缝隙,有一道目光正在贪婪的窥视着 “真大啊!” 老张强忍住流鼻血的冲动,直勾勾的打量着儿媳妇闫欣 闫欣身材高挑,脸蛋俊俏,温柔娴雅,尤其那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顾盼多姿。

  • 乡村色界

    女人似花,男人像蝶,花愈香则蝶愈盛,花越艳则蝶越狂。蝶恋花乃千年不变的真理。关于一个乡巴佬的混帐故事……

  • 失控的母子

    今天是健一的生日。妈妈事前与他约定要送他礼物。   健一最喜欢的东西是什么呢?是电视游乐器?或是可爱的女孩子。圣子是心知肚明的。他正和隔壁的美雪玩着医生游戏。或许已经变成好色的男孩子了。   不过圣子也曾被迫玩着医生的游戏。她被一个心术不正的男孩子张开双脚,并且绑住。之后,男孩子将手插入生下健一的地方,害女孩子流下眼泪,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家用手指伸进女孩子最宝贵的地方,之后就被他以男性的武器所俘虏了。   你知道这个男孩子是谁吗?他就是你爸爸。   就这样。圣子的贞操,在小学时就被健一的爸爸夺走了。之后,每一天圣子都被迫剥掉裙子。不只这样,还被迫做了难以说出口变态的事。他甚至伸进了屁股,真是变态的恶作剧。   不过,女孩如果被自己真正喜欢的男孩子剥掉裙子,是感到很高兴的。妈妈也不过是嘴上生气罢了,在心里可是期待着被欺负。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,最近希望妈妈剥掉裙子的人是你。我知道你总是盯着妈妈的屁股看,你可知妈妈故意隔着裙子让你看到小内裤的曲线吗?“ 妈妈如果被你剥掉裙子的话,将会高兴地连那片”红唇“都受到滋润。   啊!快剥掉妈妈的裙子,像你爸爸一样对妈妈施以变态的酷刑,充分地榨取滛秽的泪水吧!   但是健一毕竟还只是个孩子,一定不了解圣子想被他施虐的心情。

编辑推荐

  • 都市超能圣手
    都市超能圣手

    老马年轻的时候是个医生,因为强了一个女病人,被判了十几年。 坐牢的时候,他老婆早带着儿子改嫁了。 等他五十岁被放出来,也就成了一个孤零零的老光棍。 为了生计,他装成瞎子,在一家盲人按摩店找了一份按摩师的工作。 但是最近,老马对一个女的动了歪心思,甚至又想强了她。 这个女的叫张淑芬,是个三十岁的少妇,因为肩颈不行,在他们店里办了卡,经常来按摩。 第一次见到张淑芬的时候,老马就被吸引住了,长的实在太漂亮了,白皙的瓜子脸蛋儿,水汪汪的大眼睛,一张粉润的小嘴儿……

    作者:佚名言情

  • 极品列车员
    极品列车员

    “等……等一下!” 就在列车员李大柱准备关车门的时候,一个身穿一套黑色连衣裙,长发披肩的年轻少fù,提着一个行李箱从站台上跑了过来。 这个女人身形饱满,面容姣好,前凸后翘,玉腿修长。 跑路时,那对巍颤颤、沉甸甸的胸部,随着她的脚步不断弹dàng的rǔ浪,让老李看得口干舌燥、神魂颠倒。 随后他立马伸出手抓住少fù白嫩的胳膊,一把将她拉上车。 哐当!

    作者:佚名言情

  • 绝色女老师
    绝色女老师

    差级生又在看h片,他叫赵俊,坐在第二组后面单独特供位置。 戴着细线耳机,两眼瞪圆,感官自我封闭,耳听不了八方,眼无法观六路。 啊、嗯、哦…… 销魂的叫声刺透耳膜,不带马赛克的,她的脚能稍微着地,身后站着穿囚犯衣服的男人…… 女子撅起露出,身后的男人挺身而入…… 这是苍老师的私家警察与囚犯,超劲爆sm系列。

    作者:佚名校园

  • 草包千金:帝王的心尖宠
    草包千金:帝王的心尖宠

    “夕夕,怎么还不醒呢?”谁在说话,朦胧中有个声音一直在耳边围绕。     “夕夕,你怎么样了?没事吧?”耳边的声音,且越来越清晰。     闷哼一声,林小惜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浑身像是被碾过一样,酸痛不已。     这是哪?     林小惜挣扎着坐起身来,她不是被车撞下山崖死了吗?     声音的主人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士,看到林小惜醒来,紧张的说道,“我的宝贝你可吓死我了,昏迷了一天一夜,再这样下去,我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。”     林小惜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觉得面容亲切,他眼眶微红,显然是真的在担心她的身体,只是,他们认识吗?还叫我惜惜,多久没人这么叫啦?还是孤儿院妈妈跟师傅叫过呢。     这是在哪里? 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     “你是谁?”林小惜声音沙哑并且无措的问道。     林小惜一脸茫然的打量着这间屋子,是被人救了吗?这里也不像是病房呀。难道是天堂?天堂都这么漂亮?     在粉红呈主打色的房间里,各种各样的毛绒玩具占用了很大一部分空间。     床边布满了蕾丝,粉色的书桌和床,完全小女生的风范。     “我的夕宝贝,我是爸爸啊……”中年男人端yào的手怔在了空中,一脸担忧。     没等林惜反应过来,紧张的放下了手里的yào碗,伸手探了一下林小惜额头的温度,“不烫啊……夕夕,你到底哪里不舒服?”     感受到伸过来的手是有温度的,那就不是天堂?可这是……     “我没事,我只是好像不记得了……” 林小惜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正不知如何解释时,听到开门的声音。     然后一抹娇小的身影就出现在眼前,拉着林小惜的手亲切的说:“姐姐,你醒啦?太好了”。     同时还回头笑嘻嘻的说:“爸爸,你看,姐姐醒来真是太好了。”     林小惜不动声色的抽回自己的手,疑惑的问:“你又是谁呀?”

    作者:沈夕 欧阳冀穿越

  • 背靠暖阳,顾后方知
    背靠暖阳,顾后方知

    黑暗,眼前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,阵阵han气从脚底蔓延至全身……     顾知漫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,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,她只知道她要逃……     对,逃得远远的……     愣愣的望着眼前一片似乎要将她吞噬地方黑暗,顾知漫突然停下了脚步,逃?为什么要逃?她究竟想要躲避什么呢?     眼前,似乎出现了一点亮光……     顾知漫走过去,眼前出现一座老旧的房屋,屋外,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小女孩儿,小女孩的身旁站着一位身穿警服的中年男人,他在和她说话,但她听不清楚他们谈话的内容了……     两人说了没几句,小女孩儿便急匆匆的跑到大门边上的花盆下面,从左边数过来第三个花盆下拿出一把钥匙……     打开门,警察牵着小女孩进屋,白云看了看一片漆黑的屋内,鬼使神差的跟着走了进去……     一分钟的黑暗之后,屋子里的突然亮起大灯,霎时的光明让顾知漫感到眼珠一阵刺痛,她下意识的偏过头揉了揉眼睛,却见开灯后的警察没有任何动作,他整个人身体僵硬,瞳孔放大、微张大嘴,一张脸写满了惊恐……     他慢慢抬起另一只手臂,指着小女孩儿头顶上方……     顾知漫顺着他指的方向抬起头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脚,脚踝的位置有一个鲜红色的圆圈,红得发黑的血从女人脚蜿蜒留下,正一滴一滴的落在地板上……     滴……滴滴……     顾知漫僵硬着抬起头,那是一个被吊在电灯上的女人,女人穿着粉色的睡衣,脖子上的勒痕很深,女人惨白着一张脸,一双圆滚滚的眼珠正盯着自己……     “啊——!!”     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声划破宁静的寝室……     顾知漫猛地从床上惊醒,毫无焦距的眼神盯着雪白的天花板,“妈!妈!妈……”     “怎么了?!怎么了?!”     "知漫?你怎么了?"     哗啦一声,床帘被拉开,黄昭熙和叶冉跑到床边摇晃着还处于半梦半醒状态的顾知漫。     顾知漫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从床上坐起来,xiōng口剧烈的起伏着,鬓边的长发被汗水打湿贴在精致惨白如纸的脸上。     “知漫,你没事儿吧?”叶冉拍了拍顾知漫的肩膀,担忧的问道。     "没……没事。”顾知漫紧紧的捏着被子,微微颤抖着摇了摇头,用几乎快要听不到

    作者:顾知漫 方銘瀚言情

  • 风过无痕
    风过无痕

    这天赵鹏受邀去看望自己的战友,这两天他刚从外地回来,退役之后两人的战友关系也十分要好,听说赵鹏回来了,那老战友便邀请他去做客。

    作者:风舞红叶都市

最新章节

热门小说

  • 堂嫂
    堂嫂

    七八月份的天气是最炎热的时候,刺眼的阳光洒在代家村,也洒在躺在cǎo垛上正叼着小树叶的王.东身上。王.东上完初三就辍学了,不是因为别的,就只是他从老.yé.子那里得知,明天他堂.嫂就要回来了。这可是王.东朝思暮想的女人,为了跟堂.嫂独处几天,这货连学都不上了。 不得不说王.东也是牛bī,他不光自己辍学了,也把同村的马小虎撺掇的辍学了。原因也是因为马小虎有个姐姐马小玲,是代家村名副其实的村huā。只有马小虎也辍学,那王.东才能名正言顺的,天天去马小虎家里看她姐。 老.yé.子说堂.嫂要明天才回来,那今天该怎么过啊,好无聊啊。王.东实在是无聊的很,低头看了看自己kuà.下那坚.挺的玩意,到现在都没尝过女人的滋味呢,不行去找马小玲吧。 说做就做,王.东直接就去了马小玲家。只是他刚走到门口,就看到马小玲正蹲在院子里嘘嘘呢。因为天也热,马小玲身上就穿着一条huāsè的短裙,这会马小玲把裙子撩.起来,那两条长长的大白tuǐ,跟大白**就露在外面了。而且王.东还能清晰的看到马小玲双.tuǐ中间,那黑.黑.的一把máo。 马小玲那里的máo居然那么多?王.东听村里的汉子们说,女人那里máo多的话,肯定特别sāo。王.东想到这里就激动了,这要是能跟马小玲搞一次,该多好?尤其是那大白**,这要是坐在自己身上,该有多shuǎng? “小玲姐,小虎在家吗?“王.东也没zàng着掖着,直接就走进了院子里

    作者:马小玲言情

  • 即使爱他是种罪
    即使爱他是种罪

    别的男人床上 我叫顾悦然,一名曾经的职场女汉子,现任的全职家庭主fù。     我是外地媳fù,而且有严重的脸盲症,所以嫁过来后公公婆婆一直对我很不满。这种不满,在秋秋出生后,达到了顶峰——因为,秋秋也遗传了的我脸盲症。     “长得再好看有什么用?!连个人都分不清!光吃不挣钱,还生个同样分不清人的小丫头片子,我们老李家是造了什么孽哟……”     类似这样的谩骂,是家常便饭。有时候,多吃一口东西,都会成了挨骂的由头。     不过,我依然坚持,因为我有爱我的李鸣。     可是,我做梦也没有想到,我在这个家里,苟且坚持的动力,我深爱的老公,李鸣,居然有一天,亲手设计,将我送到了别的男人床上。     那天,他将我带到外面吃饭,然后以庆祝我们结婚七周年为由,约我去了酒店。     当那个穿着、身形和李鸣一模一样的男人,一言不发地把我我扣在怀里的瞬间,我心头一颤,立马察觉到——     他不是李鸣。     我是有脸盲症不错,但是,也正因为分不清楚脸,才对其他触觉,格外敏感。     两个人身上的气味不同,虽然用的都是同款香水,但是,体味上有细微的差别,这个男人身上,除了李鸣常用的海洋香水味,还有一股很淡的甜香。     我有些警觉地绷住了身子,手心一层冷汗,即刻抬头望去。     那男人却并未感觉到我的异样,继续一手扣住了我的手,而我的心更是狂跳不已。     那手,不是李鸣的手!     虽说每个人的手都是五根指头,但此刻握着我的那双手,太过的光滑,修长,而李鸣由于创业的艰苦,手上有好多的茧。     我屏住了呼吸,猛地一把推开那男人,眼里满是谨慎和防备,却努力保持着镇定,厉声问道。     “你是谁?”     我话音刚落,那男人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冷笑,他上前就狠狠地捏住了我的下巴,手在我的脸上拍打。     “没想到,李鸣说你是个半瞎,看来不是很确切嘛!”     他冰冷而充满嘲讽地声音幽幽地传来,我如同被惊雷劈中,心中立马一阵刺痛。     “半瞎”!     我清晰的记得,当初知道我有脸盲症,李鸣所有的亲人都不同意让他娶我,可他对我说,他李鸣今生今生只爱我一人,不论我变成什么样子!     “不会的,不可能的!他不会说怎样的话!绝对不会!”     我拼命地摇头,一遍遍地告诉自己。     “不可能?我叫许成,这回可是他主动找我,拿你换了五百万的投资啊。”     男人说着,残忍地笑着。     我整个人像是被他这句话冻住了,失去了思考能力,只觉心头一阵阵剧烈地刺痛。     直到,他湿腻的吻,沿着脖子,落在了我的xiōng前。     我才猛然惊醒,拼命地挣扎,用尽了全力,望着门口的方向,大喊着:     “救命啊!来人啊!救命啊!”     可是,没有人来救我,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扑在我身上的气体越来越热。     我

    作者:顾悦然 唐立总裁

  • 旋木
    旋木

    白婕找褚卫国帮忙的时候,褚卫国都高兴坏了。他铺垫了那么多,等的就是这一刻。 白婕是他的相亲对象,开了间舞蹈室,专门教小女生跳舞。而褚卫国,坑蒙拐骗,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出身中医世家的腼腆老光棍,不仅相亲成功,而且成功混进了白婕的舞蹈室,成了一名光荣的助理教练。

    作者:佚名都市

  • 白姨
    白姨

    现在人们观念开放,约炮什么的很常见,可撞见自己班主任约炮,估计也就我一个吧? 这事,得从我的家世背景说起。 我爹是个大混子,听说以前很风光,可后来蹲了监狱,一判就是十年。 我妈也生完我就失踪了,听说是被我爸气的,他沾花惹草,没人受得了。

    作者:佚名言情

  • 大根的美事
    大根的美事

    住在哥哥家里差不多已经有半年时间了,但每逢到了周末,还是会让我期待万分。 这是哥哥和嫂子约定好的受孕日,这天夜晚,他们吃过饭后就会早早睡觉,在房间里缠绵一番。

    作者:施瑞芝 大根都市

  • 陪睡大师
    陪睡大师

    “先生你看这新款,苍井的样貌,波多的叫声,刚来就很畅销,如果你要的话,我给你打八折……”说话的中年女人,叫叶波衣。

    作者:佚名都市

热门书本

最新小说

  1. 现代言情
  2. 星际科幻
  3. 穿越重生
  4. 科幻末世
  5. 游戏竞技
  6. 历史军事